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公司:江苏清扬科娱乐游戏公司
公司地址:江苏工业园区8号
邮编:225312
手机:18994601210、13775674657
电话:123275885
邮箱:2123@tzhailing.cn

联系人:杨先生

心隙里的诸多浮动和不舍好像叶上一露珠

来源:admin 2017-06-19 15:46 浏览次数:

 

 
  
  浮尘万种,都似秋时叶,绿意在季节的交替中惨败,心隙里的诸多浮动和不舍好像叶上一露珠,颤栗的摇摇欲坠。信步岁月之岸,可有善意
  
  的人,为你打开一扇门,择一香软路径,然后轻巧踱步,引领你到另一个世界,满足你一切情感的期许,帮你重新找回无邪的童贞,让你变得简
  
  单又快乐,把所有的深深浅浅的伤口都治愈缝合?
  
  可是,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有多难!?
  
  夏来了赏花,莫辜负造物主盛情的赐予。冬来了,打捞一份冒有热气的记忆借此温暖自己。我坦陈,我还是那么的喜欢沉默,不想告诉别
  
  人我的信仰我的理想,也不想告诉别人我写下每一个文字时内心涌起的激情。我不愿被别人像看话剧一样一目了然我的辉煌我的失落,也不愿别
  
  人洞察我思绪如浮云般流转的眼神里富含的忧郁。可能,一个心地柔软的人,是不敢同接近的朋友演绎温情的,所以大半时候,我选择独自在傍
  
  晚漫无目的的行走,光线暗淡的沿街,我才不会顾虑自己冷漠怪异的表情会传染给素不相识的路人。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远离这个世
  
  界,没有怨恨,仅是压抑。
  
  原来模仿女孩子委屈时抱紧双臂紧闭心扉的姿势真的很安全。在那个堆积着层层落叶的林间小道上,在那个已经失去了热闹与喧嚣的假山
  
  旁,我试过。那时候,我的笑容应该是蛮好看的,因为新鲜和好奇,我不由自主的嘿嘿出了声。
  
  远了,近了,近了又远了,人与人的交往薄情而现实,无异于一滴水滴在一张白纸上,起初痕迹清晰,慢慢氤氲开来,越来越淡,直到风
  
  干消逝。而之间的情感也像极了沙滩上的爪印,风起的时候,轻轻一个浪头扑来,所有的痕迹顷刻抹去。
  
  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去对待一些人一些事,偏激且固执,一次一次不改的任性,仿佛是命运牵制好了的羁绊,再怎么也挣脱不开。相遇是偶
  
  然,离别是必然。曾经真心的付出过,曾经真实的得到过,我庆幸,在我低沉的生命旅途中我还是有火花绽放过。我想说,即使这一生譬如朝露
  
  ,比蝴蝶难堪,比玫瑰遗憾,比星辰黯淡,比梦短,但至少有过这样一点一滴的相遇的光,可以贯穿照亮过我的生命而终于感觉无怨。
  
  说好了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说好了不能太在乎过去,说好了不能太沉醉往昔。可是总有很多时候,我管不住自己。我的灵魂一直离群索居
  
  ,我一直无休止的企图跟自己澄清那些过往的真相,结果却没有收获洞悉世事人情后的那份恬淡和豁达。对的成了错的,错的成了对的,对错在
  
  时间的流失里相互交替,恍惚得令人晕眩。但过多的计较和耿耿于怀势必被孤立,每一步,举步维艰,现实的色彩有着血一样的殷红,触目而惊
  
  心。
  
  夜深沉,人亦深沉,人和夜总是如此的默契,似已习惯了彼此的纠缠。夜,是适合追忆的。夜来临,思绪依旧侵袭,经年如一日的措手不
  
  及。所以,多了很多忧郁的句子,然后在脑海零落成泥,梦里赤脚踏过,不料上面有刺,痛就刻在心里。所以,走过的人,沉淀的事,若是回头
  
  无需相约,仍存在的极其清晰。但,不敢声张,只有躲在文字里,最终明了:文字才是贴心的知己。
  
  此时此刻,无论快乐与否,针对转瞬而来的下一秒,都是决绝的万劫不复。没有哪一种东西比旧时光更加令人怅然若失,却又不得不承认
  
  ,旧时光就是自己最好的时光。人烦恼的起源,大抵如此。
  
  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说,放假后你来看我,那时你该是满带着喜悦和轻松,跟我讲你喜欢的经历。这是个多么美好的设想啊,单单这个理
  
  由我就该让自己雀跃。可是,我知道,我或许失约,我期望相聚,却又加倍的恐惧相聚后离别的感伤,我不想这样解释,但我躲不过惨淡的现实
  
  。姐姐英正忍不住骂我,说我是屈膝了黯淡的角落,爱上了孤独。我说是我需要在孤独的世界中沉醉,以便安静的思考。这不是狡辩,真的。
  
  有几个能够在心里想念的朋友,有几个能够在心里想念我的朋友,这,应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这样的朋友我有。
  
  有一种状态,当时间,距离,流言,猜疑都被搁置,一个人安之若素的专心去做一件事,这,应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这样的状态我有。
  
  可以很狂放,很不羁,很混世,很跳蚤,并且痴心妄想在某时某地遇到一个穿着百褶长裙撑着油纸伞凭栏碧罗窗前信手拈幽兰的风雅女子
  
  ,无疑,年轻也是一种幸福的事,这样的年轻我也有过。
  
  曲折,要反复到什么程度,才给圆满?不得而知!我,已经没有力气呐喊,我只期望。
  
  期望着会有风轻云淡的一天,有一个合适的心情合适的地点合适的对象,来让我倾诉,我会跟他讲起流年里挣扎的那份艰涩,讲起如此之
  
  多的异地相逢的男男女女,讲起那个有欢笑有伤口的五月落的故事···
上一篇:那如褶裙摇曳的枝桠却是你袅袅婷婷的倩影
下一篇:历经世事浮沉的堆积而不知不觉养成的教条和愚昧

你可能感兴趣的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