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概括 >

公司:江苏清扬科娱乐游戏公司
公司地址:江苏工业园区8号
邮编:225312
手机:18994601210、13775674657
电话:123275885
邮箱:2123@tzhailing.cn

联系人:杨先生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来源:admin 2017-06-19 15:34 浏览次数:

 

   二十岁的薛子清绝对不是校园里风云的女孩子,羞怯固执而思维单纯。大二时候,别人都在忙着约会或者跟心仪的男生去KTV玩通宵,她
 
还躺在床上苦思冥想有关爱情的问题。她常常纠结于爱情是不是就像人鱼公主在刀刃上与王子起舞时那样的美丽和那样的疼痛;她常常忧患于爱
 
情是不是就像琼瑶书写的那般充斥着分分合合的肝肠寸断和聚散依依的甜蜜轻柔。薛子清渴望爱情又惧怕爱情,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她向往的爱
 
情是完美无瑕的,如同露珠爱上花朵,微风爱上树木一样自然和谐,可是这样的爱情抛却了鸡血剧情和童话章节还能去哪里寻觅?
 
      薛子清的这种彷徨和感伤,究竟是不是大多没有经历过初恋的女孩子共有的心态,答案不得而知。总之,薛子清是高傲的,高傲的她严重
 
瞧不起班上的男生,虽然他们也很善良优秀,但她就是觉得他们不够成熟,以至于不能联想到她希冀的角色中去,薛子清也是寂寞的,寂寞又让
 
她的心像一扇门,一扇虚掩的门,一推即开。
 
      后来门被推开了,始作俑者是新来的哲学讲师,油头粉面,自信直率,喜怒形于色,还比她大上好多岁。薛子清甚至不明白自己爱上他哪
 
里,抑或仅是他那番对哲学的超牛掰的释义吧:哲学对人生的作用体现在能为人提供一个可以照亮生命旅程的澄明的灯塔,如果没有这种照亮和
 
澄明,人生就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他的这套指手画脚的理论让很多人觉得像是在解周公的梦一样神经又滑稽透顶,但竟吸引了薛子
 
清的兴趣,当那个讲师窥视到薛子清与众不同的专注与热情以后,某天便建议要和她在关于灯塔和人生的哲学问题上举行进一步的探讨,谁知这
 
一步跨度如此之大,大的涉猎到了爱情,讲师最终牵了薛子清的小手。
 
      爱了就是爱了,薛子清把自己全身心都毫不吝啬的给了他,如飞蛾扑火般。但是那个讲师却牢牢不忘哲学是源于好奇人们是因为好奇才开
 
始哲学思考的口水理念,不幸的是他又把这种理念套入到跟薛子清的爱情中。一段时间过去,他对薛子清的那份好奇消磨殆尽,他心里就不免有
 
了一份沉重,这种沉重具体体现在强大的幸福感冷寂后转变成的束缚感。短短的三个月,那个讲师还是向薛子清提出了分手。薛子清便在那个冬
 
天的午后爬上了校园里最高的楼顶。
 
      自杀的传说在各大校园皆有流传,薛子清想不到自己也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排遣心情了。箭在弦上,正欲付诸行动,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为了一段感情就这样弄死自己,我保证最后的结果会是数百万人的唏嘘,只有两个人的痛惜。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已不是丈夫的好妻子,父母的好女儿,孩子的好妈妈,大家的好朋友。薛子清无法忍受满是疮痍的自己在将来立身
 
 
      可你还是一个人,是人都有过错的,大家开始都一无所知都年少轻浮都不聪明,你听谁说过谁家生了个孩子,刚刚落地就会对着妈妈讲"
 
妈妈你辛苦了"?每个人都是在蹒跚在错误的磕磕碰碰中异军突起渐渐走向成熟的,
 
      可是,我真的感到自己很无助很孤单也很受伤,我没有力气面对残忍的现实。
 
      如果你觉得我的肩膀还够容你依靠,如果你觉得我这个人还值得你去信赖,那么这个肩膀是你的,我也承诺陪你走剩下来的日子。
 
      薛子清就这样扑入那个人的怀抱,薛子清认得那个人,他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他的名字叫马海川。
 
                                                                            
 
                                                                      ***
 
      薛子清和小马每天见面,每天一起麻辣烫,一起锅贴,一起电影院,恋人一样的日子。
 
      生活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有时候玩笑般杜撰出一些情节,再由这些情节拼贴成故事捉弄着在现实里敬畏它的人,任他们浸浴其中战战兢
 
兢的尝遍苦辣酸甜。
 
      小马和薛子清之间原本就没有爱情,恐怕以后也不可能有。因为爱情不是雪中送炭也不是锦上添花,不是给予更不是可怜。这个道理虽然
 
有很多人懂,但是仍有很多人情愿着这样的爱情,殊不知,拥有着这样的爱情,虽化解了悲伤,却泯灭不了心愁。心与心的镶嵌,不是被推拉,
 
而是各自的牵引,如此而已。
 
      所以,当薛子清以为小马是爱自己的时候,她跟小马说了她爱他,然后小马沉默,沉默的小马隔了几天就再也没有了消息,直至——
 
       如果说生活不可理喻,那么世事则显得无常了,几年后的今天,在薛子清栖息的屋子里,谁料到一个叫困难的大个子在这里做了一道叫
 
做泥鳅煮豆腐的菜,谁料到一个叫苏小央的姐妹带回了一个叫做马海川的男人?困难的泥鳅煮豆腐够残忍,但是小马遇到薛子清却是更狼狈。
上一篇:厄运的锤子敲碎相聚那瑰丽的外壳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产品推荐